歡天喜地慶花甲 憶往懷舊話紅樓

《飛鵬花甲紀念文集》(暫名)徵文啟事

親愛的同學們:

今年四月李方屏邀請我和黃公正夫婦在他辦公室會面,並請我們在附近一家臺菜館吃了頓 午餐。在聚會中黃公正提到:明年我們都將進入耳順之年了,爲了慶祝我們在世一甲子, 是否可以編本書作個紀念。我本來就盼望大家一起來個《飛鵬全集》、《飛鵬英雄傳》或 《飛鵬百寶箱》之類的文集,這下正中下懷,當然舉手贊成。

由於鵬友大多仍須為生計、家庭或理想奔波忙碌,而我的空閒時間較多,中文打字較快, 知道自己是最適合推動這事的人選;所以在當時就和李方屏和黃公正談到:我將義不容辭 地擔任起穿針引線的策劃、協調工作,盡力達成任務。想起去年八月發出《飛鵬點將錄》 至今已滿一年,便覺現在是我再度浮出水面、籲請大家共襄盛舉的時候了。

過去一年,我曾經試探性地問過幾個鵬友:是不是可以動動筆,幫我補充那些我一筆帶過 或漏列的鵬友,來個《點將錄拾遺》或《飛鵬點帥綠》之類的續集;結果我得到了三種婉 拒的理由:

· 記性太差。人的記憶有好有壞,記不得眾多鵬友的往事,一點也不奇怪。我是因為 沒有經歷過社會和職場的洗禮、不像許多同學的記憶:對於求學時代的閒雜小事、 已被爾後發生的風浪大事給逐漸取代了;所以還對紅樓往事記憶猶新、心存依戀。 不過,一個人的記性再壞,對於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,多少還是有點印象的吧。

· 沒有時間。爲了杜絕這個「藉口」,這回我們的截稿時間定在明年5月,徵文時 間長達十個月,加上兩個月的編輯時間,預定明年此時出版《文集》,所以時間應 該不是問題。有興趣的鵬友多寫幾篇,興趣不大的少寫幾篇。實在毫無興趣,也請 念及同窗多年的緣分,珍惜這次共話紅樓的機會,勉力而為,至少寫個一篇吧!

· 文筆不好。我們不是在作文比賽,而是慶祝在世一甲子和相識四十年,以為過往種 種留下一些可供暮年回味的故事。不過,對於平常少有機會動筆的同學來說,一下 子要寫出幾篇憶舊文章確有困難。然而,文章是改出來的;編輯的作用就在潤飾修 改,讓文章變得生動活潑。爲了這次重頭戲,我們將組成一個編輯組做為後盾。 我在台灣的時候曾出過幾本書,認識許多醫藥雜誌和出版社的編輯,以及三大報系醫藥版 的記者;在和他們的談話中得知:無論多麼拙樸的原稿,經過他們的加工,都可以達到使 作者和讀者感到滿意的地步。所以,文筆好壞不是重點,重要的是心意。請大家萬萬不要 因為記憶模糊、文筆不好,或者工作太忙、時間不夠而有任何顧慮。

憶舊性的文章沒有固定的模式,內容可以包羅萬象,篇幅可長可短,涉及的人事可多可少, 行文的風格更可千姿百態。下筆時廣泛地訴說與諸多同窗間互動的經過固然可喜,只集中 追憶一兩個師長或知交也彌足珍貴;即使寫的完全是個人的經歷和感觸,也是我們「光陰 的故事」。同時,舉凡學校、家庭、職場、社區…處處都有值得記錄的心情故事。所以, 我們雖以 40 年前的紅樓往事為主,但時空延伸到畢業以後的各種場合也無不可;無論食、 衣、住、行、育、樂、教、研等等與自身、家人、同學、同事、親友有關的經驗與感想, 都在歡迎之列。建國中學校友會有個網址,裡頭有過去 5 年建中校友會會刊(95~99 年)

http://www.ck.tp.edu.tw/~ckaa/magazine.htm

大家不妨看看裡頭不同的憶舊文體、 行文風格和切入的角度,從而相信我們的《花甲文集》必可展現「飛鵬」繽紛多彩的全貌。

我的體會是:千萬不要認為一些雞毛蒜皮的陳年瑣事不值一提,因為它們往往就是埋藏在 你我腦海中的「零金碎玉」,可以發展成為最讓人感恩懷念、最生動有趣的閒聞軼事。如 果這次徵文得到鵬友積極回應,大家都願搜腸刮肚、振筆直書,以致珠璣紛陳,也許我們 還可以把《花甲紀念文集》、《飛鵬全集》或《飛鵬英雄傳》裡頭的內容、再分門別類地 衍生出《飛鵬之羽翼初成篇》、《飛鵬之展翅待飛篇》、《飛鵬之笑傲江湖篇》、《飛鵬 之東方不敗篇》、《飛鵬之風雲再起篇》、以及《飛鵬之告老還鄉篇》。

由於《花甲文集》的編纂工程較大,舉凡邀稿、打字、校對、潤飾、加工、插畫、配圖、 美編、排版等事得由多人分工合作、按照計劃分頭進行,才能克盡全功,所以應該有個企 劃組和編輯組。這事既由我們南加幾個鵬友發動,自當負起前期的籌備工作。目前,已徵 得金甘霖(大陸)、王德林(台灣)、胡紀蓬(美東)、許治行(美南)、潘犀民(北 加)、 周慶榮(美北)等諸友同意擔任分區聯絡人,除了就近敦請鵬友共襄盛舉之外, 還望因此促成大家積極參與聯誼活動,以激蕩出更多更好的意見和建議。等到明年四五月, 我們南加企劃組收到各地鵬友的來稿後,當再邀集更多同學參與編輯工作。屆時,還望 「有力的給點力」,最好人人都能「參一腳」,讓我們一起來完成這個壯舉。

《飛鵬花甲紀念文集》企劃組 啟